小虫

没有耐人回味,只是耐人琢磨。

/凌晨两三点

手机上 数字时间
伫立在 另一个世界
像上了发条似
每每看到 就像提醒

/下午
房间里白漆的墙上爬满了
黄黑色的投影
傍晚余辉总是漫不经心
悄然路过
总归要想起些什么
中午档
观「路边野餐」
意犹未尽
似懂非懂

四月中旬……
脑海一直有个画面
潮湿的空气,闷热的空气
相互交替出现在我的感官里……
河边有清新的空气
草和水
太好闻了,一直深呼吸
燕子身上缠住了东西
几只燕子在水上绕圈圈
无休止的飞啊飞
想摆脱
却无能无力

陪在一起飞的,还在飞
一圈掠过水面
一圈躲进深深的绿草丛
猛的啊窜出来
麻烦还没摆脱掉
大概等到终于脱落时
命都戳去半条了
翅膀酸的发软

便再也不想随便飞翔了罢



《今晚,我们都是王家卫》

我以前一直以为她跟我一样。

在刚刚过去的25分钟以前,我明白了,我们还是有区别的。尽管我们星座是一样,出生年月是一样的,可我们还是不一样,管她呢,我们不一样

她也喜欢夜晚,我也是,她常常在半夜两三点发一张堆满烟头的烟缸,有时是万宝路,有时黄鹤楼,我知道,她一定太孤单,因为我也是

所以,夜里总要找一点慰藉,不然好难度过